Xenophobia

旁观者清,当局者特迷。

OLD »

-顶-

R的汉化发布了呀wwww。
明早之前无论如何通过克本HE。

薄樱鬼没有开始,倒是把CLUB-KATZE-进行了(二十分钟)。
不行,日文果然还是苦手。本来嘛,不过是个四级水平的不到半吊子。
Rei果然是最符合的TYPE,然后还有ASATO。

周一后三月二十七号之前我会控制自己不碰PC和PSP的。
请让我为了那谁特的法克的小高考努力一下。

2010-3-14 13:30:06

BLOG搬家TvT

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FC2不能用了w

所以现在的BLOG地址是:

http://slyth.iku4.com/


请强力地戳他。

话说不觉得iku4用日文来念很喜感?一库自重哟XDD

这里还在建设中,整个都是初期。

留言被广告完胜

像
其实今天还画了个崩玩意,戳可以GETw
学校种了很多石楠,一到夏天就一股子难闻的味。前几天被男同学告知那个味道和精X几乎一样,不由得感觉有点微妙。联想到从前曾经感叹过:啊,要是能变成石楠树的果子就好了。 觉得更微妙了……
不知道知情女生闻到这个的心情是啥,男娃们的心情又是啥- -。

接下来的周六周日就是正式的小高考了,所以说在本周末两天安排模拟考我根本理解不能。模拟下周正式再下周月考,还我假日基可修。
不过这个模拟啥的,果然还是能GET点东西。

化学有点悲剧了。不是题难,是我有些东西根本就是知识空缺,那些在书和习题中都有的东西。
政治,这个本觉得是不需要背的东西还是需要好好看看,「请用辩证唯物的哲学思想说明三步走的现代化建设」,我完全傻眼了。
物理的那个谁发现了正负电荷这个真不知道,对不起我填上了贝克汉姆……

第二日犹豫了好久要不要去,考试科目是地理生物技术,有想过用一早上的时间考试不如在家再看看化学什么的。……后来果然还是乖娃的去了。结果发现到考场以后有1/4的学生缺考。
当时我就后悔了。

地理,我是真不知道美国那边除了大苹果华盛顿德州以外的地方都在哪,地理您不能来个德国或是ELEVEN么- -
生物……考完我忘了考什么了。提前交的太早了,超闲乱逛吃早饭,然后在学生餐厅发现了微妙的公告噗。
技术,因为最后一门要考到十二点完毕所以提前交了。准确的说我一共答了17分钟。填空基本都不太会,但是在前面的选择里明显有题透- -。而且除了那些填空其他的题……他真的很傻X。

下午回家。
我家装了个新热水器,原因是物业之前「拧开水龙头永远有温泉热水」的承诺又成了狗P。
蹭得累在玩那个「我正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潮,很流行」[顺路一说我就是因为这句傻X话才不想开通- -]。然后短信给我一条微博的玩意。
“喂,是10086吗?”
“您好,这里是中国移动10086,请问需要什么业务?”
“我要傲娇业务”
“中国移动才没有什么傲娇业务!”
“谢谢。”

wwww

接下来几天强化复习。

湿

首先要说的还是那句:真的十分抱歉!
关于这次的外交分配的疏漏,用大概只是陕西方言的说法的话,就是 PIA气。其实不论大家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于我的话只能是沮丧和自责。

一点也没错,这三点都是很严重的问题,LEO的敲入物已经说的很明确了。然而这些事情我可以说是完全没有注意到。
说起来的话这个不只是态度上面的问题。从前做的外交制度、吧务招募等,还有曾经少回目的外交分配,因为各方面基本都考虑到了,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和情况,所以这次有点“想当然”了吧,想当然的认为已经全部整好了,想当然的认为就算没有检查也不会有疏漏。现在想想这样子的做法果然太过自以为是了吧。

告诫自己要认清自己然后端正立场什么的,是从不算短的一段时间以前就开始了的,因为都只是往前进的方向走就忘记了类似于日三省的存在吧。对鼬吧对各位的道歉以外,自己也为此而烦躁了,烦躁于自己的不够冷静不够慎重不够严谨,不够能力。曾经和小雨聊天的时候说过想要让自己的肩膀变得更稳一类的话,现在回过头看看,大概只能换来苦笑一声了。什么时候才能具备真正有力有效的行动力呢,这话也说下了不知多少遍。

道歉的话说多了反而显得虚假无意,希望能传达我的歉意和内疚。大家都是爱鼬吧的,所以对鼬吧造成的不良影响,心情什么的应该是明白的。嘛,情绪什么的,我现在一时半会也许都不太清楚该怎么像以前一样在鼬吧里面水来水去,说些日常聊天的话。更不用说如何面对外交组和管理层的各位。
尴尬难免。

关于这次的问题非常抱歉。请允许我在现在的立场和位置上,锻炼自己吧。把这些以往的、现在的失误都换成往后的一丝不苟的成果。这句也许不能算作是表决心,但也许原本这些话就是说给自己的。


算作是最后小小的赖吧。但是有一点我觉得还是。
[以下的东西藏在全文展示里,戳开他]

『在它结束之后它也不一定会结束』银土向

啦啦这是果LG送入的激萌之银土向
不授权不转载哟>//////

原帖地址他在这里。没有错,这是贴吧的款款之爱[这是啥啊喂]。这里

【一】

起初乌云只聚在南边,偶尔能看到闪电的光亮,渐渐地,那云压了过来,天色一下就暗了。

银时丢下看了小半天的报纸,把灯打开,然后走到窗前伸了个懒腰,看着阴云密布的上空,叹了口气,心道今天果然又没有生意。

不过说来,有生意的日子倒是少见的。

“笃,笃笃……”

敲门声?这种时候……不会是登式婆婆来收房租了吧?

不会的,不会的。

银时在心里宽慰自己,明明昨天才来扫荡过一次,桌子都还是刚整理好的,以以往经验判断,敌人下次来袭怎么也要在十天以后了。

“笃笃笃,笃笃笃!”

这次敲门的声音明显要比上次大,而且急促了许多。

那么一定不会是她们了,不然早就破门而入了。

他当时就放下心来,叫了声“新八,去开门”后就坐了下来,正准备拿起报纸,才突然想起新八因为天气的缘故早早回家了。

神乐在将新八的午饭一并吃下后说什么阴天就应该蒙头大睡结果就钻进壁橱,现在估计早就入梦了吧。

无奈银时只得亲自去开门。

“凯瑟琳……?”拉开门看到的却是楼下的猫耳朵,不,今天的凯瑟琳没有带着她的凶器,而且着装也与往日不同,居然穿着西装。

不是凯瑟琳么?

“请问……”那个酷似凯瑟琳的女人开口问,那声音竟也与凯瑟琳一样,“这里是阿银万事屋么?”

委,委托人!


接下来请戳下面的继续阅读吧>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