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nophobia

旁观者清,当局者特迷。

OLD »

装甲

如今做事处处小心。还淡定的不像自己。

向班主任询问时候斟酌了好久用词。朋友议论到谁谁怎样怎样时候,尽量不表态,还做出一副[没错就是的]的表情。亲戚聚在一起的时候说着不在场亲戚的这里不好那里不对,顺带一句话问我,就找委婉的方法把[我有什么资格或是立场来评论长辈呢]表达出来。
好像用冷静或是白眼狼来形容还挺贴切。被戳到笑点也不会再发大声音猛劲的笑。不会再起从前亲戚×去世的时候难过到一周放空状态。不会再因为一个小小的激将夸张到怒不可遏。不会再不可一世的对着似乎全部的事物予以贬词评头论足。

现在在做事情之前想得最多的就是,有没有这个资本这样做,这样做的结果有否好的意义。
花着父母按劳分配和剥削剩余劳动价值得来薪水的一部分,而没有任何产值产出的自己,凭什么对着任意的一个劳动者有不满感。就算并不是出色的人,可是是凭着自己的能力在活着的。
明明是未经世事的,浅薄的,张口就是社会生活世界和不爽。把无病呻吟当作是把这个世界都参透了,世界也就是那么回事,就毫不羞愧的大肆批判,一面还觉得自己似乎可怜无奈。
哈哈哈哈的放声大笑到甚至引来侧目,难过的痛不欲生,等到事情结束之后,才发现这些不过只是伤神伤时,个人情感的变动结果或许就只有单单对自己不利的消极影响。

太甜了,从前的方式都太甜了。
What a fu**in' damn attitude。grammar什么的怎样都好。
[不可说,不可说,一说便错]有冷静谨慎的思考的前提。安安静静的吸纳,不吐露,然后待他酝酿萌发。这才不是便秘什么的。sangfroid是一记良方。
希望是个生活戏子,把行为表现什么的都他观正确。或者要是有可以随意变换包裹全身的装甲就好了,能够造成任何自己想要的状态。[这种时候不都是假面面具什么的么]

似乎这样的人被称作虚伪
我倒是觉得,这是在朝着积极的方向健全正确严谨的人生观。

思想上绝对得到学分了,有些事情太过于牵扯到自己的话,果然还是会有做不到的情况。比如还是会常爆粗口。幸好不是因为生气导致的。
和同学约好说不可以讲粗口,互相只要有说脏话就给对方0.5RMB。这方面的支出还是挺大的[笑]

戳开继续阅读,里面的又是那个和生活不太像的宅我腐我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