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nophobia

旁观者清,当局者特迷。

OLD »

湿

首先要说的还是那句:真的十分抱歉!
关于这次的外交分配的疏漏,用大概只是陕西方言的说法的话,就是 PIA气。其实不论大家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于我的话只能是沮丧和自责。

一点也没错,这三点都是很严重的问题,LEO的敲入物已经说的很明确了。然而这些事情我可以说是完全没有注意到。
说起来的话这个不只是态度上面的问题。从前做的外交制度、吧务招募等,还有曾经少回目的外交分配,因为各方面基本都考虑到了,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和情况,所以这次有点“想当然”了吧,想当然的认为已经全部整好了,想当然的认为就算没有检查也不会有疏漏。现在想想这样子的做法果然太过自以为是了吧。

告诫自己要认清自己然后端正立场什么的,是从不算短的一段时间以前就开始了的,因为都只是往前进的方向走就忘记了类似于日三省的存在吧。对鼬吧对各位的道歉以外,自己也为此而烦躁了,烦躁于自己的不够冷静不够慎重不够严谨,不够能力。曾经和小雨聊天的时候说过想要让自己的肩膀变得更稳一类的话,现在回过头看看,大概只能换来苦笑一声了。什么时候才能具备真正有力有效的行动力呢,这话也说下了不知多少遍。

道歉的话说多了反而显得虚假无意,希望能传达我的歉意和内疚。大家都是爱鼬吧的,所以对鼬吧造成的不良影响,心情什么的应该是明白的。嘛,情绪什么的,我现在一时半会也许都不太清楚该怎么像以前一样在鼬吧里面水来水去,说些日常聊天的话。更不用说如何面对外交组和管理层的各位。
尴尬难免。

关于这次的问题非常抱歉。请允许我在现在的立场和位置上,锻炼自己吧。把这些以往的、现在的失误都换成往后的一丝不苟的成果。这句也许不能算作是表决心,但也许原本这些话就是说给自己的。


算作是最后小小的赖吧。但是有一点我觉得还是。
[以下的东西藏在全文展示里,戳开他]